在深航飛機上剛經歷了我最驚心動魄的一次旅程,首先是飛機劇烈顛簸,持續一陣后空姐大聲叫乘客關閉所有電子設備。這都沒啥,恐怖的是坐我旁邊的女生抱著我的胳膊哇哇亂叫,還把飲料倒在我身上,要是多顛簸一會我都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可惜后來飛機平穩了,她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不發一言,女人真善變!

  今天飛機空姐發盒飯,問我:豬肉飯魚肉飯?我說:豬肉飯。她跟對面空姐喊:一個豬。我說:我不是豬。她說:你到底是豬還是魚?我說:我是一盒魚。她嘟囔著說:明明剛才是豬現在變成魚了。她把飯遞給我又問我里面兩位,那兩個人異口同聲斬釘截鐵地說:魚肉飯!

  今天飛機空姐發盒飯,坐我里面的女孩警惕地問:多少錢一盒?空姐非常豪爽地說:我請客!女孩連聲謝謝地接了過去。等空姐推飲料車過來的時候,我對那女孩說:我請你喝飲料。然后抬頭對空姐說:她要一杯橙汁,我要一杯可樂。看著女孩那感激的眼神,我留下了她的電話號碼。

  飛機上如何才能跟美女做一起?登機后用余光迅速掃瞄全機艙,選準一個目標,然后走過去跟坐她旁邊的人說:不好意思,能換個位子嗎?我們一起的。接下來自然就順理成章。剛在深航飛機上用了一次,美女旁邊的人說:我是她老公,你們什么時候一起了?我尷尬地說:人世間的事誰能說明白呢,認錯人了!

  在虹橋機場候機,旁邊做了個女紙,赫然發現在瀏覽我的微博,我極度自戀又加了一點點忐忑不安的心情跟她說:哎吆,你在看我的微博呢?她抬了一下頭不痛不癢兼帶著去你麻痹的語氣說:我知道呀,可是雞蛋好吃我非要跟雞打招呼嗎?這架勢讓我冷冷的雨夜裸奔,于是去旁邊的餐館吃了一盤黑木耳炒雞蛋。

  在廣州機場跟初戀女友擦身而過,她挽著老公抱著孩子嘻嘻哈哈歡聲笑語地前行,我站旁邊看著,然后轉身去了登機口,可能今生都不會邂逅了。有些感情,你以為已經過去,其實是深埋在了心底,那一刻看到她幸福的樣子,那段感情的句號終于劃上。你好,我的人生便美妙;愛,就是希望你好。

  飛往蘭州的灰機上剛發完飲料,我就沒忍住給坐旁邊的女生講了個笑話,你猜怎么著?她噴了我一身。你猜又怎么著?她竟然打了我一拳說:你太壞了!女人是地球上最奇怪地生物。

  飛深圳航班上旁邊坐一姑娘,端莊靚麗,心生向往,于是搭訕說:你也飛深圳呀?她抬頭看了看我:你覺得我會中途下機嗎?我說還好中間可以聊聊。她白了我一眼說:你在看《讀者》,而我在讀《China Daily》,你覺得我們會有共同語言嗎?氣死我了,我都沒好意思說她盯著牛皮癬的廣告看半天了。

  在大連機場過安檢,沒等安檢哥吩咐我麻利地把手機錢包電腦放籃子里,這時安檢哥自己喃喃地說:此去原知萬事空,放下才能不折騰。我勒個去,我還以為是要過奈何橋安檢呢。

  真不理解飛機上鄰座那個女生,捧著一本<<時尚>>看里面一頁衣服的照片,足足看了半個小時,有啥好看的嘛,連個話也不說。我搖搖頭嘆聲氣,繼續去看我已經看了半個小時的<<男人裝>>里的一張美女圖片

  飛往南京的飛機上遭遇強氣流,一姑娘坐身邊吱哇啊啊喔喔亂叫,那聲音如此銷魂,讓我坐懷很亂。于是逼不得已我安慰說:別怕,一會就好了,你忍一會。空姐正好踉踉蹌蹌地經過:不用叫這么大聲,我經常遇到。姑娘喊到:可這是我的第一次。好多人探頭來看我們,你知道那刻我跳飛機的心都有

  一個讀書的民族就有希望,剛在機場書店里買書,走進來一個穿著制服的安檢小伙,從自己的口袋掏出皺皺巴巴的一把零錢,精挑細選地拿了一本光潔如新的<男人裝>,嘴上咬著一小塊面包,如饑似渴邊走邊翻看里面的圖片,我瞬間被感動了。

  在北京T1過安檢,安檢員看完證件,一臉嚴肅地對我說:一路走好。寒意陣陣的我立刻回了一句:我一定會回來的。她瞬間就笑了,我覺得自己充滿了暖意。我想,這就叫,冰火兩重天吧。

  今天終于讓我抓住一個機會,在沈陽辦理登機手續,前面一個姑娘手持日本護照,我頓時豪氣萬丈,在后面低沉地說:回去告訴日本人,釣魚島是中國的。說完我自己感動壞了,那姑娘轉過身來用蹩腳的中文說:你著急?那你先辦票吧。我瞬間覺得剛收復的領土又陷落了…

  前幾天坐飛機,飛行平穩后我去洗手間,推開門赫然發現一個女生在里面,她生氣地說:你進來怎么不敲門呀?我斷然退出,然后敲了敲們問:我可以進來嗎?里面喊:滾!我再也不相信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