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是什么在你背后沉重的呼吸?!

   請放輕腳步屏住呼吸,您已步入驚悚恐怖的玄異空間。凄慘的陰風從腳下旋起,那一絲振顫是幽冥世界的回聲。記得關好你的門,美貌少女從故事里深情回眸的剎那,死神正悲哀的凝視著人間。鮮血已經流出來了,聽,是什么在你背后沉重的呼吸?!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宮家的人了,你要盡快為我們宮家生一個兒子!”聲音蒼老卻給人壓迫感,來自于一個女人,一個很老的女人,一個宮家最老的女人——宮老太太。

  一、出嫁

  雪蓮靜靜的坐在床邊,身子一動不動,一色鑲金邊的紅蓋頭正好將她的臉完全蓋住。屋子很靜,靜得都可以聽到蠟燭發出的“滋滋”聲。雪蓮微微動了一下身子,她已經感到身體有些發麻,可能是坐得太久了。

  “吱——”門突然開了,發出一種難聽的磨擦聲。

  一定是她的丈夫,雪蓮感到有些緊張,身子不自覺得向床里挪了挪,她不知道如何去應付,只能聽天由命似的坐在那里等待著事情的發展。

  一陣涼風吹了進來,雪蓮的身子微微抖了抖,她已經等了一會兒,卻不見她的丈夫走過來,準確的說她根本就沒有聽見人聲......

  沒有人,門卻打開了,想到此,雪蓮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她伸手輕輕的摘下頭上的紅蓋頭,屋里空無一人,只有兩根紅色的龍鳳蠟燭閃著耀眼卻又有些不安的火光。

  “有人嗎?”雪蓮的聲音自己聽來都有些顫抖,可是沒有人回答她。雪蓮大著膽子緩緩的走向門口,輕輕的探出頭,沒有人,院里竟然空無一人,大喜的日子,竟然沒有安排人在門外照顧她,只有兩個火紅的大燈籠高高懸掛在門的上方,正在雪蓮納悶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你在干什么!”聲音來自于不遠處,雪蓮被這聲音嚇了一跳,向后退去,卻一腳絆在門檻上。

  “少奶奶!”那個聲音又響起,這次卻是在雪蓮的耳邊,因為她的人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奔了過來,“您應該在屋里待著,怎么能自己將蓋頭摘下來,這樣多不吉利!”雪蓮抬起頭,眼前蹲著一個只有十四、五歲大的小姑娘,柳眉,細眼,皮膚白里透紅,一頭烏黑的長發被編成兩個麻花垂在胸前,身體有些胖,不高,上身著一件粉色小襖,下身穿一件藍色襖褲,是仆人的打扮,雪蓮心中松了一口氣,同時也有些尷尬,自己竟然被這樣一個小姑娘給嚇著。

  “少奶奶,您趕緊回屋蓋上紅蓋頭,這要是被沈媽看到了,又要到老太太那去告狀了,到時候您可麻煩了!”那個小姑娘一邊扶起雪蓮,一邊還在不停的說著,滿臉焦急,一幅天真的樣子,雪蓮發現自己打心眼里有點喜歡眼前的這個小姑娘。

  “小敦兒,你在說什么哪!”一個聲音從二人的身后響起,聽起來有些陰沉的感覺。

  “沈——媽——”剛才還在嘮叨個不停的小姑娘,這時突然像貓見了老鼠,頭低垂著,身子向后退,聲音低得幾乎只有她自己能聽到。雪蓮在想:如果不是身后有個門,她一定還會不停的向后退下去。

  “少奶奶,您怎么會在門這,您不是應該在屋里蓋著紅蓋頭嗎?”沈媽的話陰一句,陽一句,聽起來像是從牙縫里往外蹦,一張長滿皺紋的臉上卻沒有一絲一毫的表情,但是兩只小小的,足可以說是一條縫似的眼睛,卻讓人感到一種說不出來的精明。雪蓮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不舒服,她低著頭沒有說話,必竟她還不太適應大戶人家的說話語氣,不知道自己應該用什么樣的話來回。

  “少奶奶,她興許是不太懂咱們的規矩,許是不適應......”小敦兒在一旁小聲的替雪蓮說道。

  “這有你說話的份嗎!我是在問少奶奶!”沈媽那雙寫滿精明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雪蓮.

  “我......我剛才好像聽到了開門聲,所以......”雪蓮實在是不適應沈媽的那種眼神,所以也低著頭小聲的說道。

  “開門聲!”沈媽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大,大得像是被什么嚇到似的,就連旁邊的小敦兒也一下子靠在了門上。雪蓮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話卻引來大家這么大的反應,她小心的觀察眼前這兩個人的面部變化。

  “又來了,又來了......”小敦兒不停的說著這幾個字,面色白如一張紙,眼淚不自覺得在眼眶中打滾,身子已經有些站不住了。

  “住嘴!”沈媽突然大喝一聲,緊接著又恢復了剛才的語氣,說道:“天色不早了,少奶奶該休息了,小敦兒,你要好好伺候少奶奶,不該說的話就不要亂說!”誰都聽得出最后一句是在囑咐小敦兒。

  小敦兒拼命的點著頭,嘴巴還夸張似的緊緊的閉上,雪蓮看著感到好笑,不禁笑出了聲。

  “少奶奶,請您自重!”沈媽無時無刻不再提醒著雪蓮,讓雪蓮感到有些透不過氣,收斂了笑容,慢慢走進了屋中,但是她的心中卻產生了疑問,她實在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一句話卻引來這么大的反應,還有為什么沒有拜堂直接進了洞房

二、丈夫在哪?

雪蓮一晚上都沒睡著,她曾嘗試著問小敦兒,但小敦兒卻寧死也不說,看來沈媽的威懾力確實挺大,不過雪蓮從小敦兒口中終于得知了沈媽的地位,一個大戶人家的管家。有一件事很奇怪,這一晚上是她一個人渡過的,只有一個小丫頭在旁邊伺候著,卻沒有丈夫丈夫,新婚之夜,竟然不回新房,他去了哪?雪蓮幾次想開口問,卻又因為不好意思而沒問出口,畢竟她還是一位新嫁進門的姑娘。“少奶奶,您醒了,我去給您打水去。”小敦兒揉著眼睛,口齒不清的一邊說一邊往外走。

  “小敦兒,”雪蓮叫住了她,走上前將她胸前幾個敞著的扣子扣上,小敦兒傻傻的笑了,開心的說道:“謝謝少奶奶,我發現您真是一個很好的人,比前幾個好好多!”

  “前幾個”,雪蓮心中一愣,看著小敦兒,問道:“你剛才說什么?說我比前幾個好好多?前幾個?指誰?”

  小敦兒趕緊捂住了嘴,臉上一陣緊張,另一只手還在不停的搖著,同時嘴上嘟嚕道:“沒誰,沒誰......”

  雪蓮沒想到小敦兒會有這么大的反應,一時半會竟然不知道該說什么,伸手輕輕的拍了拍小敦兒,輕柔的說道:“小敦兒,你不是說要給我打水去嗎,怎么還不去。”看著小敦兒這樣,她也不好再問下去。

  “對,對,對,我要去給少奶奶打水,打水!”說完,小敦兒就一溜煙的跑出去了。

  清晨,梳洗完畢的雪蓮由小敦兒帶著去“敬松院”,那是宮老太太住的地方。這一路上小敦兒一句話也不說,低著頭只顧在前面帶路,倒是雪蓮,出于好奇對周圍是左看右看。宮家的宅子很大,到處都是深墻大院,曲徑通幽,只是......只是沒有花草樹木,這在一般的大宅院里可是很少有的,房子的顏色也是灰白相間,讓人總有某種壓迫感。 最奇怪的是,這一路上除了她們兩個就沒有再碰上別人。

  “少奶奶來了。”又是陰一句陽一句,她抬起頭正好對上沈媽的眼睛,不舒服的感覺再次在雪蓮的心中徘徊。

  “沈媽。”雪蓮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穩些,雖然她自己的身份是少奶奶比沈媽不知道要尊重多少,但是她心里還是感到某種莫名的緊張。

  “少奶奶昨晚可睡得好?”沈媽的話聽起來像是在關心雪蓮。

  “還好,只是......”雪蓮想到自己的丈夫為什么沒有出現,剛想問卻又不知道怎么說,所以只說出半句話。

  “少奶奶,我得先提醒您,在我們宮家規矩可多,不該說的話不要說,不該問的事也不要問,該你知道的自然會讓你知道!”沈媽的臉上現出一種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雪蓮無法看懂,但是卻感到身上有些發顫,她有些怕看到這種表情,趕緊低下了頭,輕輕的說道:“雪蓮明白了。”

  “好了,少奶奶明白就好,一會就要進去給老太太敬媳婦茶,記住,進去絕對不能東張西望,隨便亂看,也不能抬起頭看老太太,聽懂了嗎!”沈媽的話中帶著命令。

  雪蓮輕輕點了點頭.

三、宮老太太

  屋子很黑,黑得走路都要小心。

  雪蓮小心翼翼的跟在沈媽的后面,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地面,身子僵直的向前走著,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犯了規矩。

  “老太太,少奶奶來了。”雪蓮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那聲音聽起來太過謙卑,太過低三下四,明明就是一個下人的聲音,雪蓮都不相信那是從沈媽口中發出的,但它的確是從沈媽口中發出的。

  “嗯,讓她現在敬茶吧。”又是那個蒼老而有壓迫感的聲音,雪蓮第一天剛進門的時候就聽過了。

  “你在發什么呆,快敬茶啊!”沈媽的焦急的小聲說道,同時將茶遞到了她的手中。

  “是,是。”雪蓮接過茶,慢慢的挪動著腳步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她并不能確定宮老太太的位置,只能靠剛才的聲音來分辯方向。

  “好了,你就站在那吧。”宮老太太的聲音再次響起,雪蓮停住了腳步,但是她卻感到宮老太太的聲音還是像剛才那么遠,自己似乎根本沒有靠近。她慢慢的跪了下來,將茶碗舉過頭,口中恭敬的說道:“老太太,請喝茶。”

  雪蓮從始至終都沒有看到宮老太太的樣子,也許是屋子太黑光線太暗,也許是她太膽小不敢抬頭看,總之她什么都沒有看到就被沈媽帶出了這間“黑屋”。在離開這個院子的時候,她又回頭看了看這間“黑屋”,墻是白色的,瓦是黑色的,一切都很正常,跟其它的院子沒什么區別,但是有一個地方卻很特別,門前有兩個白色的大燈籠。

  白色的燈籠,雪蓮不禁皺了皺眉頭,白色總是讓人感到不吉利,況且是一個老人的住處。

  “少奶奶,該走了!”沈媽的話像是在提醒雪蓮的失態。

  “是。”雪蓮回過神趕緊跟了上去。

  雪蓮拿起針線熟練的在一個荷包上繡著,站在一旁的小敦兒好奇的湊過腦袋,“咦,是鴛鴦,少奶奶你繡得真好!”

  雪蓮微微一笑,道:“真的嗎?”

  “少奶奶,當然是真的,宮家除了老太太就是您繡得最好了。”小敦兒一邊捧著荷包,一邊開心的說道。

  老太太,小敦兒的話倒提醒了雪蓮,她心中正對白天的事納悶,所以借機問道:“老太太她今年多在年紀了?”雪蓮問得很小心,深怕像前幾次似的什么都問不出來。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來的時候,老太太已經很大年紀了,現在應該更大更大年紀了!”小敦兒一邊說一邊還伸出兩只胳膊比劃了一個“更大”的樣子,雪蓮看著小敦兒的天真無邪的樣子,不禁笑出了聲。小敦兒也不好意思的自己笑了。

  “小敦兒,你多大來得這啊?”雪蓮接著問道。

  “多大?”小敦兒搔著腦袋,同時還掰著手指頭數著,“好像是五年,不對,不對,應該是七年,也不對,可能是十年。”

  雪蓮感到有些迷惑,問道:“怎么你連自己來這里多長時間都不記得嗎?”

  小敦兒傻笑道:“少奶奶,敦兒我真的不記得了,敦兒從小腦子就慢。”

  雪蓮伸出手輕輕的將小敦兒前額的亂發攏向后面,心中泛起無限的同情與憐惜,她拉著小敦兒并肩坐下,溫和的說道:“小敦兒,以后只有我們兩人的時候,你就不用少奶奶、少奶奶的叫了,就叫我蓮姐好了。”

  “啊?”小敦兒先是一愣,又急忙站起身來,手還不停的搖著,道:“少奶奶就是少奶奶,敦兒不敢。”

  雪蓮有些詫異,道:“敦兒,你怎么這么大反應啊?”

  小敦兒向門口看了看,好像是怕有人偷聽似的,直到確定門外沒人,才走到雪蓮跟前小聲的說道:“少奶奶,宮家的規矩可多了,您說話處處要小心,如果被別人聽到了,告到老太太那可就慘了。”

  “怎么夠慘法?”雪蓮實在想不通會有什么樣的下場。

  小敦兒又小心的看了看門口接著說道:“我也說不清楚,總之做錯事的人去了老太太那就都消失了。大家都沒見過老太太的樣子,但大家都非常害怕她!”

  消失?害怕?雪蓮心中不禁一震,她想到了白天的情景,心中不禁又產生了某種恐懼,難道宮老太太亂用私刑,這是雪蓮唯一能想到的。她突然發現宮老太太是這家中最可怕的人!這一夜她失眠了,她有太多的想不通,她想不明白為什么宮家會讓自己直接進洞房?也不明白為什么兩天了她都沒有見到自己的丈夫?更不明白大家為什么都不提她的丈夫?她有好多好多的問題想問,但是小敦兒已經睡著了,也許她已

下頁(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