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脖子落枕了,疼的啥也干不了。天天讓老公捶捶也沒用,特別郁悶。后來婆婆告訴我說止疼膏特別管用。于是我就去藥店買了一盒貼上了。兩天過去了,想著該換了,由于自己下不去手,就讓老公幫我揭掉。老公撕一點,我就疼的哇哇叫,后來老公煩了,只聽到“刺啦”一聲,伴隨著“啊”的一聲慘叫,止疼膏揭下來了。我顫顫巍巍的回頭看了下藥貼,上面黑乎乎的,我還納悶難道是把毒素拔出來了嗎?只聽到老公用看戲的語氣說:傻貨,這就是你的汗毛呀!哈哈哈哈,我敲

-360 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