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晾在外面的衣服一天都沒干,我很奇怪,這么好的天氣怎么會晾不干,后來我才發現,鄰家小孩用水槍往我衣服上滋水。
  我抓住小孩,往他屁股上狠狠打了兩巴掌,這小孩他爸是獸醫,在防疫站專管給豬肉蓋戳的。
  小孩偷拿他爸的兩個質檢圖章,趁我不注意,往我臉上左右戳了一下。
  天殺的小屁孩,老娘現在左臉一個叉叉,右臉“母豬肉”三個字,洗也洗不掉,更關鍵的是,手機的臉部識別也不能用了,老娘早不記得密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