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穿過開襠褲的不在少數吧!誰又能料想到穿個開襠褲還能釀發一起慘案?
那年我六七歲,和一群小伙伴到田間,河床邊逮兔子,刺猬什么的。河床邊上,扒開枯草,我們發現一個洞。以我們的經驗來看,這里面絕逼住著什么玩意……
發現新大陸,干就完了!帶著隨身攜帶的工具鐵鍬就開始順藤摸瓜 ……別說還真有貨,挖出四五條蛇,還帶點毒性的那種!
我們這些農家小頑童從來不比怕,就比誰的膽子大!幾條小蛇在我們手里就跟鬧著玩似的,紛紛抓住蛇尾巴就開始轉起了風火輪,時不時往地上砸兩下……
整死了蛇,三三兩兩的纏在脖子,手臂上到處耍威風。而我為了證明我膽子最大,直接把蛇下半身塞進了褲襠, 露出一半繼續用手轉風火輪……
到了飯點,我仍然保持著這種狀態風塵卜卜回家 。路過張奶奶家時,原本聊的正嗨的幾個老太太看著我褲襠那里甩的飛快的風火輪不覺傻了眼,其中不乏牙齒都掉光了的,都張開了嘴,用一種早出生幾十年的眼神看著我……
“那是小鳥??”
“小什么鳥!老太婆我活了幾十年就沒見過這么長的鳥!這長大了是要飛啊!!”
雖不知她們在說什么,但好像是在夸我!興致勃勃的我一邊甩著風火輪,一邊吹著口哨蹦蹦跳跳回了家……
回到家,正在喝茶的老爸看著我褲襠甩著風火輪,沒來得及吞進去的一口茶直直的噴了出來,眼睛勾勾的看著我“停停停!!別特么甩了!什么玩意就長這么大了?”
當我停下動作,老爸仔細看了看,驚愕的眼神立馬轉變成了驚恐“你個小王.八犢子,還把蛇塞褲襠了,扯出來,扔掉!快扔掉!!”
老爸如此表情,我也不敢怠慢連忙揪著蛇往外拉,可不巧,這蛇沒死透,轉過來就咬了我一口,不偏不倚正好咬到我的小鳥 ……
老爸見狀臉色一變,把蛇一扯扔出老遠!忙不迭扒下我褲子,我小鳥正以女人羞臊的速度變化著!為防止毒性蔓延,老爸一把抓住我小鳥根部!那一家伙,差點沒讓我背過氣……
老爸表情凝重,叫來正在煮飯的老媽,找了一根繩子,直接把我小鳥系了起來,牽著我的小鳥就往醫院死命跑……
萬幸萬幸,褲子穿的比較厚,小鳥只是被咬破了皮,再加上那蛇也不是劇毒!這幾項少了一項,我都可能是新中國成立后的最后一個太.監!
只不過還是得腫一段時間,而且小鳥不能挨著衣物,以免發炎感染!所以老媽拿剪刀把我褲子重新開了襠,寒冬臘月也得凍著……
值得一提的是看著我的狼狽模樣,老爸也心軟的沒揍我!只不過剛開始,我死活不肯穿開襠褲。老爸老媽卻說哪個小孩子不穿開襠褲?而且開襠褲穿的越久,迎著風奔跑,小鳥就越能釋放,男人雄風就越充足。小純以后就會喜歡你……
甭管爸媽說啥,說到小純我沒法淡定了!那可是我兒時的女神啊! 這理由沒法抗拒啊!!
那段時間基本都能看到一個小小少年,穿著開襠褲,露著腚,頂著彈簧一般的小鳥左右搖擺的在村里迎著風奔跑! 時不時刻意在小純家附近轉兩圈,果然啊,小純看到我這般,笑的那是前俯后仰!老爸老媽果然沒騙我……
事情就出在爺爺過生日那天,叔嬸姑伯都到了!老爸出了名好酒,一喝就管不住嘴,那天可是敞開肚子喝。這一喝又喝成了死魚!好在爺爺就挨著我家住,叔伯幾個直接給他抬了回來,讓我看著……
百般無聊的我看著躺在床上的老爸,褲襠鼓鼓囊囊的,一向善于思考的我推斷老爸可能跟我一樣,鳥腫了!!緊接著想到了老爸說的話,開襠褲穿的越久越好,迎著風奔跑,男人雄風越充足!
平時沒少挨老爸打,討好老爸的機會是說來就來!找來剪刀,沿著老爸褲襠的線頭小心翼翼給老爸開了襠!果然——腫了!腫的比我大多了,都特娘起霉了……
至于老爸正打著呼嚕怎么迎著風奔跑,這可難不倒我,家里雖然窮,但風扇還是有的!就這樣,老爸打著呼嚕,開著襠,發霉的腫鳥吹著風扇過了一下午……
差不多到傍晚時,叔嬸姑伯們從爺爺家到我家找老爸告別,一進門,看著開著襠吹著風的老爸躺在床上打呼嚕,一家子全都呆住了! 嬸嬸,伯母們一個個羞紅了臉往外面跑,叔伯們則直接開口破罵!又氣又急的老媽直接把老爸給踹醒了……
睡懵的老爸還沒反應過來,只感覺下半身涼嗖嗖,猛的一低頭……打了雞血的老爸如同閃電擊中般捂著褲襠,瞪著滾圓滾圓的眼睛弓著腰看著一屋子人……
吵雜聲更是引來一眾左鄰右舍各種圍觀……
從那以后老爸開著襠,在家里用風扇吹鳥兒的各種版本故事在村里傳開了!而我則是長這么大以來繼自己家外,第一次在陌生的地方住那么久!護士姐姐可溫柔了……